一、问题的提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九条规定:

“承租人或者租赁物的实际使用人,未经出租人同意转让租赁物或者在租赁物上设立其他物权,第三人依据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取得租赁物的所有权或者其他物权,出租人主张第三人物权权利不成立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二)出租人授权承租人将租赁物抵押给出租人并在登记机关依法办理抵押权登记的……。”

    融资租赁法律关系中,租赁物的承租人或者实际使用人无权处分的效力认定涉及对出租人和受让方的利益平衡保护问题,故上述司法解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在规定第三人可以根据善意取得制度取得租赁物的同时,也规定了善意取得的适用除外情形,其中包括出租人对自己所有的租赁物办理抵押,行业内通常称为“自物抵押”。

    根据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债权人在主张债权的同时,可以就设定担保物权的抵押物行使优先受偿权。但司法实践中,部分法院认为基于出租人已经享有租赁物的所有权,所有权与抵押权的权能不能兼得,因此不能主张优先受偿权;另有法院认为《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九条的立法原意在于保护出租人的所有权,而并非一般意义上为主债权设定的担保物权,因此行使优先受偿权缺乏法律依据。

    本文试就“自物抵押”享有优先受偿权的法理依据、法律依据、司法实践的观点作一定探讨。

二、司法实践的争议

01、正方观点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终897号

裁判日期:2018.03.26

    一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虽然国兴公司与方正公司就案涉租赁物又办理了抵押登记,国兴公司为抵押权人、方正公司为抵押人,但其真实目的是为了保护出租人国兴公司的权利、防范风险,防止其他人依据善意取得制度对租赁物主张权利。这种做法亦被《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九条之规定所认可。”

    因此作出判决:“国兴公司自抵押登记时起对长金租抵担字(2013)第0068-3号、长金租抵担字(20l3)第0068-3-1号《抵押担保合同》项下的抵押物享有抵押权。在方正公司不履行前述债务的情况下,国兴公司可以在抵押担保的范围内对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对方正公司的抵押财产享有抵押权。”

    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7)沪01民终9050号

裁判日期:2017。09。27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