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前与老同事聚餐闲聊。老大哥说起直接租赁,直道懊悔,直言直租风险太高,意外频发,实非良品。

餐桌闲叙,各表春秋。鄙人对直接租赁倒真没有那么悲观。

鄙人从业不长,亦有八年,对于直接租赁,操作不多,但也有几例,且在几个东家任职时均有操作。有喜有悲,有成功也有失败。今天鄙人就分享一下其中几个典型案子,其中有鄙人亲自操作的,也有目睹同业的案例,聊聊这其中的悲喜,经验与教训。

壹  为山九仞,功亏数额

第一个典型案例是鄙人操作的第一个直租的案子,也是鄙人入行以来做业务的第一个案子,融资金额560万,记忆尤深。不要觉得这个案子金额小,彼时,这个案子金额不算小了。而且当时该案子的额度是分公司老大、我的老板权限之上的案子,在分公司比较艰难的时候,老板为我这初出茅庐的新手再三争取,还是十分感激的。

由于老东家标准化程度较高,操作层面上按照要求完成即可,而且刚入行不久也不晓得合理与不合理的地方。此案子设备供应商有三家,由出租人在承租人指定下签署三方购买合同(亦或是三方委购合同,记不太清晰)。供应商不需要面签,相关文书可快递至供应商签署。其中两家供应商应该在项目地周边签约较为方便。另一家供应商在北京周边,签约是拜托北京的老同学到供应商处代劳。其余合同也签署完毕。

老东家对直租要求见票(发票)、设备交付后付款,现汇全款支付,设备交付由承租人签订设备交付确认文书。其他法律文书也签署完成。鄙人的第一个案子,心情澎湃可想而知。操作流程无虞,但项目最终未操作成。故障并非在直租上,而是在担保问题上。

承租人两个股东,大股东内资占比60%,小股东台籍自然人,占股40%。小股东安排其妹在承租人任职,作为其权益代表人,任财务总监之职。老东家台资企业,对于台资背景尤为青睐,项目操作之时收益上已作出让步,但要求台籍股东提供担保,并签署台版“大本票”——如同大陆的保函之类的文书。台籍自然人股东不在大陆,也记不得是直接设定了其妹作为保证人签署大本票,还是由其授权其妹签署。总之是其妹签署大本票。

开始在鄙人多次电话沟通台籍自然人股东,说服其提供担保后,其妹签署了大本票。法律文书全部签署后文审审查时发现,大本票提供担保的金额出现了小差错。具体差错多少不记得了,差不多就是租金总额跟融资总额之类的错误。在第二次去找台籍股东之妹重新签署大本票时,其不想提供担保而未签署。也就导致担保措施无法落实,导致案子未能操作。

顺便说一下,台湾省资

[1] [2] [3] [4] [5] [6] [7]  下一页